世子愛嬪嗎?當然愛,他愛她無庸置疑,只是此時此刻他並不明白這樣的感情就是愛!

世子用他的方式在愛她,下意識的為她在複雜的宮裡築起一道牆。即使這段婚姻的初始並沒有愛情的成份,即使玧瑞嫁給他只是因為他需要一個女人在他的身邊扮演「世子嬪」的角色,但他仍主觀的把和自己沒有感情基礎的玧瑞當成自己的妻子在呵護著。

經過五年的觀察,他知道他的嬪知書達禮且進退有度,是個適合自己的女人,但…這對他來說並不特別,框框裡的女人…他看的夠多了,因此也就少了讓他注意到她的契機,於是就這麼平淡的度過五年有名無實的婚姻生活。

五年來朝夕相處逐漸累積起來的感情,到底是什麼?他並不清楚,一直以為自己還有很多的時間,能在化解心中對初戀的矛盾後與結髮妻子牽手走向未來的他,在玉簪事件爆發後,意識到有可能會就此失去陪在自己身邊五年的妻子,面對迫在眉睫的危機,他第一個想到的不是他愛不愛她,因為他從來沒去想過他對她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情,只是下意識的不想要失去她!香善和金自點的這步棋狠狠的當頭敲了世子一下,迫使他去思考她對他的意義…

一方面趕著去安州和勝圃和珉瑞一起找玉簪、一方面又擔心不善於說謊的嬪在他不在身邊的期間,被生性多疑的父王逼問,於是讓她回私家避險。即使時間緊迫,臨別前世子來到轎前與嬪告別,真摯的許下一切結束後要她回來的承諾,比起玧瑞的浪漫,世子的感情在歷經初戀的失敗經驗後變得相對務實,沒有詞藻華麗的海誓山盟,有的只是簡單而平凡的承諾。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無論生死聚散,都與你說好了,要牽著你的手,和你白頭偕老。這是〈詩經〉邶風篇.擊鼓原詩裡的其中一段,是一位即將遠征的將軍在臨行前對妻子所許下的諾 言,沒有〈上邪〉的「山無稜、天地合、乃敢與君絕。」來的波瀾壯闊,也不若直接了當的「我愛你」那般直接和甜蜜,僅是一個質樸而無華的承諾,在生命中無時不刻都在兌現的一個承諾。就像世子對嬪許下的諾言...

「不會讓你如願的,你就不要期待了,到了該回來的時候,就會讓你回來的!」

趕到安州想方設法的要救嬪的世子,甚至萌生為救她的命,要向金自點投降的想法,但金自點開出的條件竟是要廢嬪,讓他的決心動搖不已。至少要活著…才能有再見的一天,他是這麼想著的…千鈞一髮之際,譚怡的一句:「三劍客」挽救了世子這方的頹勢…

「協商決裂...要殺龍骨大、還妄想換掉我的嬪,這次我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而在漢陽私家的嬪,面對香善以達鄉死訊威脅,還勸她若要保全名譽,唯有以死明志…所有的一切都不明朗的情況下,她僅剩的只有心中的那份信念,相信達鄉不會那麼輕易的死掉、也相信夫君在臨別前對自己許下的諾言…

「雖然並不愛我,但也絕不是會把我趕走...納一個殺人者為妻的人...我相信他!」

當世子知道達鄉還活著的那一刻,對要他廢嬪的金自點的強硬宣示,還有一夜長大的嬪,面對香善時所展現對世子的絕對信任,這兩個人無論在想法和行動上,都一再透露出他們有多麼的在乎對方!

護送龍骨大出國境後回到溫泉地又被具內官趕回漢陽演了一場戲,在驚訝中得知達鄉升官,好事都沒份、壞事一籮筐…累的半死又被父王臭罵一頓,這些都不影響世子的好心情。

近月不見嬪的世子踏著無比輕快的腳步回到久違的東宮殿...比起先前被父王逼著要有後嗣,在大殿內官的監督下腳步沈重的進入玧瑞的房間,此刻的世子可是歡心愉悅的幾乎是用跳的來到她的房門前,為了想要給她驚喜還刻意要宮女別通報...

只是門一開...卻發現嬪不在房裡,悵然若失的心情溢於言表!

經過這番折騰、本來就因為旅途勞頓而疲憊不堪的他連洗漱都免了、說是想先睡一下,但當他聽到宮女來報嬪尚未離宮的消息時,內心的喜悅讓他一度表情管理失敗而嘴角上揚...明明很開心、卻又口嫌體正直的要宮女不要宣嬪來見...

起了玩心的世子,輕手輕腳在東宮殿的院落裡探頭探腦的尋覓著他的嬪…

看著嬪盈滿笑容的往自己的方向走來,還因為走太快絆到裙角,世子也對著一如往常在他面前總是有些冒失的嬪報以微笑!

「沒什麼事吧?」

一句簡單的問候是身為丈夫的他最關心也在乎的,畢竟他們生活的地方是動輒得咎、一不小心就會沒命的宮廷之中,還有什麼能比平安無事更重要。

玧瑞絮絮叨叨的跟久違的夫君報告著宮裡的事,還可愛轉身讓世子看了插在髮髻上的玉簪,本來帶著笑容看著她的世子,聽著她對達鄉的連聲稱讚,臉色慢慢暗了下來,牛頭不對馬嘴的接了一句…

「我送回來的,朴達鄉是我送回來,讓他救你的…」

驚覺氣氛被自己破壞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世子,只好隨便搪塞幾句就轉身離開…留下滿臉疑惑的玧瑞。看著沉著臉離開的夫君的背影,雖然出宮在即,仍擔心的追上他的腳步,總是習慣性逃避玧瑞關心的世子,看著她真心為自己擔憂的模樣,決定誠實吐露自己的確有點傷心,但他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心情和感覺…

「好像…有一點傷心!」

「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因為世子的身分和所處的環境,過了少時輕狂的年紀後一直都是理性勝於一切的他,大概是第一次如此直接的讓自己心中感性的渴望衝破理智的藩籬,就這麼將自己的唇印上玧瑞的唇...

「都說不知道了…所以不要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看著玧瑞盛滿驚訝還來不及反應的的表情,只能勉強的擠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一臉僵硬的拋下她落荒而逃。從沒想過丈夫會對自己做出如此親密舉動的玧瑞呆了半晌,才轉身望著他離開的方向。

為了博取世子的同情,香善將自己偽裝成受害者,殊不知眼前的男人早已知悉在背後從中作梗的人就是她,試探性的問了他對自己成為世子嬪的看法,得到世子的口頭應允、又沈醉在終於到手的嬪位而得意忘形香善,並沒有察覺世子眼中和語調裡透露出的森冷,自以為世子和自己站同一邊的她,喜不自勝的香善主動環抱世子,自顧自的說著曾勸玧瑞自殺以保全名譽…

「幸好你沒有按照約定越過國境、幸好像這樣再次與你相遇,我人生的矛盾,現在終於可以解開了!」

眼前這般惡毒的女人已非存在自己回憶中的初戀美寧,而是香善,此刻世子的心終於能從對初戀的愧咎中解脫…

玧瑞和香善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婚後的玧瑞嘗試著去喜歡的是「昭顯」這個人的本身,昭顯是不是世子她並不在乎,她要的其實很簡單,就像她說過的...

「我也想和喜歡我的男人,哪怕…只有一天也好,在死前能夠感受到...被人真心愛著的滋味!」

至於香善,她一開始喜歡的就是世子嬪的位置、身分和權力,因為是「世子」的妻子...所以丈夫必須是世子,而世子是不是昭顯就不那麼重要了,就算世子是隻豬頭恐怕也沒關係,只是昭顯剛好這麼帥氣、又這麼迷人,就順便喜歡上他了。

夜半難以成眠的世子來到玧瑞的空房裡睹物思人,懊悔自己怎麼會將五年來對自己只是付出卻不求回報的妻子擺在一旁,獨自困在過去回憶裡走不出來,除了傷了她 的心、更感嘆白白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整理了自己的感情後,足足冷落了他的嬪五年的世子,終於嘗到了思念的滋味...連一刻也不想等的他,找了理由出宮見玧瑞…

「明日居然會讓人覺得如此漫長,迄今為止...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居然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

月暈柔和的亭子旁...雙手交握、既緊張又期待的來回踱步,等著良人前來相會...按奈不住心中滿溢的情感,甚至不等玧瑞把話說完,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心意堂而皇之的在玧瑞的唇上展開,一吻既終...確認了彼此心意的兩人就這麼深情的對望著...

「好奇我為什麼會這麼做嗎?昨天我還不明白,但現在我知道了,可是我絕對不會告訴你」

「因為說出來實在太傻了,我也有男人的自尊心!」

「明天一定要馬上回來,別讓我等,我最討厭獨守空房了!」

確認了世子真心的嬪,也報以微笑...

「您現在說的是獨守空房嗎?這是誰應該說的話?」

臨別前世子又再捧起嬪的臉,以一個輕吻作為結束,被偷襲的嬪露出帶點詫異又嬌羞的表情向欲離去的世子道別,依依不捨的兩人相視而笑,為這一集畫下一完美的句點…

最後的最後…硬是愛用自己的領域來賣弄一下...閾值效應和全有全無定律:肌肉和神經細胞的傳導必須到達到一個臨界點,一旦超過這個臨界點,就會一個接一個的將訊號傳遞下去,進而引發大腦對此做出反應…若沒有超過這個臨界點,訊號會停留原地不會被傳遞出去...也就不會有後續的一連串反應!

對世子而言這個臨界點就是對初戀的愧咎,而玧瑞過去五年的努力就是始終過不了那個臨界點,直到玉簪事件有可能會危及玧瑞的命,攸關生死之事...才衝破這個臨界點,讓世子思考對玧瑞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情...臨界點被突破後,像是心中的某個開關被打開的世子真是無比熱情!

將自己鎖死在心中對初戀的愧咎五年後,才發現自己的真正愛的原來是一直默默守護自己的妻子,不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最佳寫照,這首辛棄疾的〈青玉案〉真是再適合他不過了...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謝謝收看...我的 EP9 - EP11 心得文就到這裡為止...後面發生什麼事,我鬼遮眼沒看到 XD

延伸閱讀:
友美 - 綻放的花 (中韓歌詞) (三劍客 OST)
三劍客:嬪的獨白 (友美 - 綻放的花 MV)
三劍客:EP06 官方搞笑對白連環圖 - 魄力達鄉 VS 嫉妒昭顯
三劍客:EP07 官方搞笑對白連環圖 - 達鄉、昭顯變成同一隊
三劍客:EP08 官方搞笑對白連環圖 - 美寧的過去和世子夫婦的危機

三劍客:EP09-11 危機與轉機
三劍客:EP12 相知相守與新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ura 的頭像
Laura

逐夢飛翔

L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